原來,世界上真的有“幽靈建築”!

2020-10-18 新設記科技

他利用鐵絲網的透明度來超越時空維度,並敘述藝術與世界之間的對話。

說起鐵絲網,

我們印象裏往往都是這種鐵絲網圍欄,

很難將其與曆史啊,人文啊,藝術等聯係起來。

同樣是鐵絲網,

有人用它蓋成了幾十米高的建築,

還征服了藝術、音樂、喜劇、T台、

建築、裝置藝術乃至商業多個領域

是不是看起來有點不可思議?但是意大利藝術家 Edoardo Tresoldi 真的做到了。。

Edoardo Tresoldi,1987年12月出生於意大利米蘭。

Edoardo 小哥最擅長的一件事,就是用鐵絲這種看似平凡的材料創造出各種神奇的雕塑和建築結構,並飽受全世界的讚譽~

Edoardo對場域精神有著自己的真知灼見。

他以鐵絲鑄造的建築作品不僅帶有強烈的曆史人文的印記,還因風格空渺,常被人稱為“幽靈建築”,而他本人也常被人稱之為“幽靈藝術家”。

他的作品形式有立於海邊的人物雕塑:

也有從巨大的音樂節裝置:

不僅出現在國際著名的T台上:

也出現在戶外:

Edoardo 9歲時,就開始在畫家 Mario Straforini 的指導下嚐試不同的繪畫語言和技巧。

2009年他搬到了羅馬並在那裏他參與了很多電影、音樂和雕塑工作,後來,他開始使用多種創作媒介、材料和工藝、技術,開始了自己的藝術實驗。

Edoardo 與金屬網絲的結緣來自一份布景師工作。

他當時正用金屬網絲為布景設計做內部結構,在這個過程中他思考起金屬網絲自身具有的詩意——“如此親切而富於想象力,”他說道,“我漸漸把它當作獨立的藝術材料研究。這也要感謝我的好朋友,西班牙藝術家 Gonzalo Borond 對我的鼓勵。”

小哥早期創作了很多人物雕塑,在這些作品中,他通過探討金屬絲線網的組織與結構,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創作手法。

小哥也以此揣摩了人體的動作和情感直接的關聯。

與此同時,這些鐵絲網人體的形態也與周圍環境達成了有趣的互動關係~

以 Edoardo 小哥2013年的第一個鐵絲網作品——The"PENSIERI"人物裝置為例:

在麵向海麵的堤岸上,他用鐵絲組成金屬網,將這種材料建構出透明性特性,塑造出一個坐在岸上看海的人物雕塑。

這個場景,這個角度,有木有讓你想起:“麵朝大海,春暖花開”?

Edoardo 小哥說,“我的靈感來自人與其周圍的空間的對話大海的遼闊,天空的深遠以及視覺上的令人平靜的空曠感。”

後來,小哥不再滿足於人物雕塑,迷上了難度係數更大的作品。慢慢地他也形成了更深層次的設計理念和藝術見解——捕捉已逝事物的詩意,尤其是建築。

金屬網絲輕盈飄渺,具有“非物質性”的一麵。“我在金屬網絲的詩學中,看到對精神投射的描繪。”

“涉及曆史時,它能對不複存在的事物進行一種微妙的再現。”因為半透明的金屬網絲與環境發生直接聯係,讓普通人也能在曆史空間中沉浸式體驗昔日的輝煌。

可以說,Edoardo 的金屬絲網直到遇見建築才碰發出巨大的能量。

“建築是一種語言,我選擇建築作為對象不僅因為它的功能特征,還因為它所能產生的情感敘事和場景體驗。”

在建築的世界中將金屬絲網技術推進到了一個新 level,並創作了一係列新作品。

這些作品中,虛實相映、與自然相融的特質,也引起了觀者諸多的思考。

看出這個建築的柱子是什麽了麽?

在作品的製作過程中,小哥大多時候都是親自上陣,用手來進行最精致的細節刻畫。

創作時他都會給手指包上一層厚厚的膠帶但即使如此,還是不能避免被鋒利的鐵絲網不時劃破。。

一切都阻擋不了他對作品的熱情和設計與製作。

在小哥看來,金屬絲這種材料看似堅硬但可塑性卻極強。

隻要通過用心塑造,就可以在線與麵、鐵絲與幻影之間,形成不斷消逝又重現的幻想。

而金屬網本身的結構性與表現性、單線性與體積感,是他得以在多個維度之間穿行的原因之一。

這些作品也讓觀者尋覓到了那些熟悉又陌生的記憶。

慢慢地,各種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場合都能見到他設計製作的鐵絲網作品。

在米蘭秀場上,Edoardo 小哥這個鐵絲網作品結合上流光溢彩的燈光,將整個秀推向了高潮:

Edoardo 還在2018年加州印第奧科切拉音樂節上展出了一件命名為“Etherea”的作品,是迄今為止他創作的最大的一件作品

這是一個他徒手用鐵絲編出22米高的建築。

此作品是由三座形狀完全相同、像城堡一樣的透明結構組成。

它們的高度分別為11米,16米和22米,設計靈感來源於新古典主義和巴洛克式建築。

Etherea 這個作品,遵循了小哥一貫的實驗性探索風格。

他將建築視作表達場所和空間的工具,以天空和雲朵為背景描繪出一個個經典的建築形態。

三個不同尺度透明金屬網所構成的空間模型,營造出意想不到的透視關係和光學效果,在人與天空之間建立了一定的距離關係。

2017年,Edoardo 受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邀請,與迪拜一所建築工作室合作為近7000平米的場地設計了一座被稱為“建築的幽靈”的金屬絲網建築。

這也是他最著名也是最夢幻的作品。

在設計現場,小哥將鍍鋅鐵絲結構發揮到了極致。

虛構的羅馬建築,與實景布置的花園完美地結合在一起。

一根根巨大的羅馬柱撐起的連廊將賓客的座席串聯延伸開。

來看看細節部分:

整個環境看起來就像是虛幻的宮殿,來到這裏的人們感歎仿佛走入了夢境。

為了使建築看起來不過生硬,還在宮殿周圍設計了一圈飛鳥。

這圈飛鳥也是采用編製金屬絲線網的方式製作出來的。

浮動著的鳥嵌入了建築中,給這座具有肅穆感的建築雕塑增添了不少活力。

Edoardo 在談到設計靈感的時候說:“我會想象自己可以在空氣中畫畫,不過創作出來的東西又能與其周圍的環境產生直接的聯係。”

精彩絕倫的作品不僅讓小哥接到了許多私人商業訂單,就連官方部門也找上門來。

2016年,意大利普利亞大區的考古監管局委托給 Tresoldi 一個艱巨的任務,用金屬絲複原一座在13世紀時因地震而被摧毀的天主教堂。

為了完成這個項目,小哥花了五個月的時間。

他打造出了一件讓甲方無比滿意的作品。

在毀壞教堂的原址上,小哥以巨大鐵絲網結構模擬出拱門、穹頂羅馬柱等建築元素構成的新教堂。

簡簡單單的鐵絲經過 Edoardo 的運用,讓過去與現在有了新的對話。

這棟獨特的建築與這次特殊的“還原”工程,為荒廢的教堂帶來了新的生機。

越來越多的遊客慕名而來,隻為看一眼這座由鐵絲網建成的教堂,這裏最多的時候一個月就能吸引了15萬人。

“金屬網絲定義了我研究的兩個主要點,缺席的物質和形而上的毀滅,以及它在曆史基礎上的應用。我意在用它們把現實中不存在的東西,或者已存在並消失了的東西,投射到現實空間中。” 小哥的目標是講述被擱置的曆史,構建一個虛擬的故事。

Edoardo 還在紐約曼哈頓的酒店餐廳上空,設計了一組金屬網絲建築裝置,來致敬1970年代的傳奇音樂廳 Fillmore East。

這是一個6米高的裝置。

它以巨型碎片式的 Fillmore East 音樂廳幻影投射到 Rockwell Group 設計的空間穹頂,為這個餐廳帶來了戲劇性和藝術背書。

雕塑產生了體積和視覺上的扭曲就像一首歌或者一段舞蹈。

Edoardo 希望他的雕塑是一種時間性的敘事藝術,是創造一種“軌跡”——一旦它的生命周期結束就消失,讓這個地方保持原有的平衡。

同樣地,他也了解海市蜃樓般的飄渺與暫時,是“廢墟之美”的精髓。這既是回望曆史,又是窺探未來。

最後離開看看小哥的新作:2020迪拜世博會意大利館。

不得不說,他的這些作品能和諧地融合多種矛盾概念:有形和無形、工業與詩意、暫時與永久、古典與當代。。。

鑒於他在藝術方麵所取得的巨大成就,2017年,Edoardo Tresoldi 被《福布斯》評為歐洲30歲以下最具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。

看完小哥的作品後,

我們不僅由衷感歎他的藝術創作能力。

他利用鐵絲網的透明度來超越時空維度,

並敘述藝術與世界之間的對話。

鐵絲這種不起眼的材料

在他的手中被賦予無限的設計靈感。

可能,這就是藝術的力量,

同時也是改變世界的力量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