傳統徽派磚雕工藝與茶桌文化的完美結合~國家級非遺大師製!

2020-11-02 新設記科技

國家級非遺大師與一塊老青磚的“複興” 之作。

“青磚小瓦馬頭牆,回廊掛落花格窗”

即便不懂建築的人

也會被粉牆黛瓦、鱗次櫛比

那有著高高馬頭牆的徽派建築所折服

隻是瞧上一眼,便亙古難忘

其實,中國的古建築有很多,可唯獨徽派建築能給人一種歸屬感。曆史能帶走的隻是徽州的滄桑與沉浮,但其中的文化至今依舊鮮活地存在著。

以青磚來說,作為徽派庭院中沉澱的百年春秋,它不僅僅是一塊磚,它背後飽含著曆史的滄桑,訴說著時代的變遷,是中國上下幾千年的曆史的見證,這是青磚裏的文化。

觸摸著風雨洗禮的老青磚,或許耳畔依然會響起歲月深處的吆喝,牆外是行人在胡同中往來穿行的市井煙雲。

而除了青磚,作為世界文化遺產之一的徽派建築更是自成一派,其集木雕、磚雕、石雕表現於一體,有著高超的技藝水平和實用性,極其富有文化美學底蘊與形式上的美感。

鑲嵌在這依山傍水的徽州土地上,滿足了東方人對宜居美學生活的所有幻想。

其中,“磚雕”作為徽派建築的門麵,有著“千金門樓四兩屋”一說。

門樓在徽州建築中是很重要的,它可以算作是徽派建築的臉麵。看到門樓,便可以通過磚雕反映出主人的家業、職業等,從而彰顯出主人的社會影響力以及地位。

換句話說,青磚是徽派庭院中沉澱的百年春秋,而以青磚為雕刻材料的磚雕藝術是世界文化遺產之一,它不僅訴說著一個個徽州的故事,更是中國建築史上的驕傲!(2006年,徽州“三雕”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

磚——作為最常見建築材料,大部分用於牆體的構建,在古代也會用於地麵的鋪設。但在古代,磚不僅僅隻是用做簡單的砌牆之用,把磚運用到建築美學裝飾從秦朝就已開始,大多以簡單紋飾雕模壓製形成,到漢代的漢磚形式多樣化,漢畫像磚最為突出,但極少用於建築,常用於墓室建築裝飾,彼時達官顯貴厚葬習俗大興於世。

因年代久遠建築磚不複存在,存世的秦漢遺磚多為墓磚。把磚雕藝術運用到建築裝飾於明清最為盛行,清代達到了頂峰,經曆了幾百年地沉澱後,無論在雕刻技藝上,還是人文描寫上,磚雕,非徽州莫屬!

曆經了幾千年的建築材料發明,青磚從皇宮廟宇至四合庭院,從萬裏長城到大小城池,從古老的徽派建築再到今天的一些高檔會所……從古至今曆久彌新。

如今,我們依然可以看到青磚的影子,毫不誇張的說,“青磚”幾乎成了中國建築中的zui經典的文化元素,也成了當下的新中式建築的時尚符號。

今天就給大家帶來一款由國家級非遺大師俞友鴻,與一塊老青磚的“複興” 之作——磚屬徽州·老青磚壺承

國家級非遺大師

與一塊老青磚的“複興” 之作

磚屬徽州·老青磚壺承

俞友鴻,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徽州三雕代表性傳承人。

  • 2010年徽雕作品《太平盛世》榮獲首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會銀獎;
  • 2012年第三屆“中國(福保)鄉村文化藝術節”參展作品被評為最佳項目獎;
  • 2013年《皇帝狩獵圖》獲第四屆中國成都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節最佳展覽獎。

俞友鴻老師擅長徽派風格傳統雕刻技藝,其代表作品《皇帝狩獵圖》雕刻層次達到九層,樓閣的窗戶可以開啟,從雕刻層次與雕刻難度上較傳統技藝有了新的突破,是目前所見徽派木雕層次最多的一件作品。

走進俞老師的工作室,牆上布滿了從學藝初到現在積累了幾十年的手稿,有的已經甚至發黃發黑,但俞老師仍舊沒有舍得丟棄並將其保留了下來。

俞老師1993年的手稿

俞老師將自己一生都奉獻給了徽州這個充滿了幽夢的地方,而徽州三雕的手藝也在俞老師手上不斷地發揚光大。

俞老師常年致力於當地一些古建築上的三雕修複,包括5A景區江灣的蕭江宗祠和汪口景區的俞氏宗祠的修複,也出自俞老師團隊。

常年遊走在徽州的古村落,俞老師每到一個地方,看到村落中隨著年月腐蝕破敗的的古磚牆,多半都是被當地村民當新磚用於砌牆,或用於圍牆種菜,心中滿是感歎與惋惜。

由此心中逐漸萌生了百年老磚的“複興之路”,決定將婺源一帶損毀的老房子裏回收老青磚進行再設計利用,讓每一片老青磚能夠找到其最終的歸宿。

婺源一帶的老房子多數都是從明清時期建造留存下來的,現大部分已被列為保護文物,並不允許擅自拆除。

俞老師及其團隊在製作的老青磚壺承之前,走訪了十幾個村落並於當地村民溝通,將一些年久失修倒塌或是在80年代被拆下來的老青磚一片片收集起來。

收集回來的老青磚並不能直接進行雕刻,需要人工一塊一塊地挑選,將嚴重破碎的,缺失的“壞磚”挑出來,剩下的“好磚”才是雕刻設計的原材料。

之後每一塊青磚,都需要經過清洗、切割、雕刻、整型等粗修的工序,製作出大體的模樣,然後俞老師團隊還需要將粗修好的老青磚進行再打磨、精修,最終方能完成老青磚的“完美轉身”。

老青磚與現代的磚很容易區別,用於建築的主要分為三個規格:147,258和369( 第一位數字代表厚度,第二位數字代表寬度,第三位數字代表長度,單位“寸”)。

俞老師這次選用的是“258”的磚,即厚度為2寸,寬度為5寸,長度為8寸。在徽州,匠人統稱這類磚為開磚。

由於每一塊老青磚都有著數百年的曆史,並且都是磚瓦匠人手工製作而成,所以每塊老青磚內都會含有大小不一的小石料或是缺口,這也正是手工青磚的魅力所在。

每塊老青磚尺寸規格、顏色

也會有略微的差別

介意的朋友購買前請考慮清楚哦

每一塊老青磚都沒有做過做舊處理,但依然能讓人感受的到它經曆過的風雨和吸足人間煙火的歲月痕跡。因吸水性強,會吸收茶的印記,隨著時間的使用,這一過程都將留給它的主人慢慢感受。

每一塊都是孤品,可當壺承、幹泡台,亦可擺放香器、花器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雕刻圖案俞老師選擇的是磚雕門樓中最為經典的紋飾圖案,形式布局靈活,富於變化,講究韻律,共有6種圖案可選:

陰雕·四方

陰雕·方複

陰雕·風痕

陰雕·海境

陽雕·萬象

陽雕·徽影

且每一塊老青磚上,都會刻下俞友鴻老師的個人款。

包裝也很複古有質感,送禮、收藏、傳承皆是誠意滿滿。

有人說,徽州青磚,碎史留魂,無論時代如何更迭,時光帶走的是玲瓏剔透的棱角,卻帶不走積澱已深的靈魂......你覺得呢?

國家級非遺大師

與一塊老青磚的“複興” 之作

磚屬徽州·老青磚壺承